正在载入中……
正在载入中……
正在载入中……
  • 学姐的处女之身
  • 浏览:469次
★★★警告:本站为百分百安全无毒网站,图片上的水印网址都带病毒,请勿尝试打开^_^★★

G市郊外的监狱,是全华夏国唯一一间五星级的监狱
  这个监狱的特殊之处就是一般能进这个监狱的人,一般都被判了几百年有期徒刑的人,监狱里面最少有期徒刑的一个,也就两百年。
  所以自从这个监狱建造以来,从来没有人出过来。
  今天却迎来这监狱里最特别的日子,五星级监狱有史以来,第一个犯人释放出狱。
  此时,监狱门口处,已经列好队,监友们,还列好队,准备送别第一个能在这个监狱出去的人。
  自然,能让这监狱里面全是心高气傲的人列队欢送的人绝对不会简单。
  陈欢拿着几件行李,在同窗门的热烈掌声中,慢慢走出来。
  “欢哥,好走。”
  “欢哥,欢迎你再回来。”
  “欢哥,常回家看看。”
  同窗们热情地说道。
  走到监狱大门处的陈欢忍不住转过身来对着他们竖起一个中指。
  “我禁了一年女色。滋味真是不好受啊。”陈欢凶狠地说道。
  在这个监狱里面的人,只要你不犯法,你想到的东西都会提供。
  让陈欢郁闷的是,他被关进这监狱一年,却被上级下令禁女色一年。那对陈欢来说绝对是一种煎熬啊!
  “欢哥,我们欢迎你回来。”所有人都激动地说着。
  他们看着陈欢,眼里全露出不舍的眼神。虽然陈欢才进监狱一年,可是无愧于这个监狱的老大。
  “走了。兄弟们。”陈欢摇摇手笑道。这些人可能一辈子都没机会见了。
  “欢哥,好走。”
  狱警恭敬地向陈欢打声招呼,然后在所有人的不舍声中,重重地把监狱门关上。
  监狱门关上,陈欢心里有种如释重负的感觉。在这里面一年,陈欢却学了很多很多的知识。
  有很多是可能是别人一辈子都学不会的。比如监狱里面,有入侵过美国五角大楼的超级黑客,这里面还有拖跨雷曼兄弟的幕后主脑。
  总之,陈欢在他们身上学到不少东西。
  “今晚要HAPPY一下洗洗晦气。“陈欢掏出一根中华来给自已点上,然后自言自语地笑道。
  话没说完陈欢的笑容却凝住在脸上。
  在陈欢面前不远处,站着一个绝色美女。
  美女站在一辆绿色军用吉普前面,她却穿着一阵惹火的黑色紧身皮衣,长发披肩,英姿飒爽。
  陈欢知道就算这个女人你惹不得。因为她是国家第一特工,陈欢曾经的老大,苏珊。
  “老大,我可想死你了。”陈欢走近女人挤出点笑容说道。
  苏珊上下扫描一下陈欢美丽的脸上未见表情,突然纤手化掌,快速地向陈欢的脸上袭过去。
  掌如游龙,快如闪电,站着能听到手掌带动的劲风。
  苏珊的动作快,陈欢的动作也不慢,在苏珊的巴掌快刮到脸上,陈欢嘴角轻扬露出一个笑容,两指一夹,在半空之中,用两指轻而易举把苏珊的手掌制停下来。
  两人的动作都在电光火石间完成。
  “老大,一年不见。你还是那么暴力呢。”陈欢轻轻笑道。
  “一年不见,你还是那么历害。真的不愧为华夏第一兵王。”苏珊脸上露出一抹妩媚的笑容。
  这个女人外号黑寡妇来的,再加上是自已老大,陈欢见到她这个笑容,不敢再造次下去。要不是带来什么后果,陈欢可不敢说了。
  苏珊脸上妩媚的笑容,很快又恢复回来。她带点嗔怪道:“接下来,你不是打算告诉我,你准备继续做你的流氓吧。”
  虽说陈欢是自已最得力的手下,无论多危险的任务,他都绝对完成得了。
  可无奈的是,陈欢的本性怎么都改不了。
  陈欢会关进这个监狱一年,全因为上一次执行任务时。
  本来是保护米国过来华夏游玩的公主,最料陈欢却把人家米国公主骗到手。虽然米国公主是乐意的,可是给上级知道,只能把他关进五星级监狱里,让他禁色一年。
  “有什么上车说吧。”
  陈欢看着军用吉普车,他却迟疑了一下。
  吉普车的后面是经过改装。在后面就算是苏珊这种人的一个小小的工作室。当然在里面有不少先进的仪器和武器。
  历经一年,陈欢没想过还会坐回这台吉普上面。因为一年前陈欢因为觉悟性不高,跟米国公主有一腿,而被开除出他那支特殊的队伍。
  陈欢在扫描着车内的东西,他在慢慢地欣赏着,眼光里面恋恋不舍。
  苏珊见到陈欢在欣赏着,她有点欣慰感。她觉得有希望把陈欢拉回来。
  虽然国家把陈欢开除出去,但是上级对陈欢还是很不舍。陈欢的实力是有目共睹。苏珊也知道,国家没了陈欢这种人,是一种重大损失。
  所以苏珊今天来的任务就是想把陈欢重新招入队内。之前突然动手只是测试下,一年下来陈欢的实力有没有退步。
  反让苏珊惊奇的是,历经一年,她再试不出陈欢实力的深浅。
  “怎么样?离开一年,很不舍吧?”苏珊含笑地问道。
  陈欢摇摇头笑道:“怎么会呢?老大,你可知道我的伟大策略的。”
  “伟大?”苏珊一个白眼带点鄙视的语气说道:“你的,不主动、不拒绝、不承诺、不负责,十二字流氓真言,还叫伟大?”
  “老大,伟大不是要证明给人看。你看以前我那些对我恋恋不舍的女人就已经看出它的伟大了。”陈欢反驳着。
  苏珊白眼接着无言反驳。
  说得没错,像陈欢这种浪子,像流氓般的浪子,对很多女人来说有致命的吸引力。
  苏珊安静下来,陈欢摸摸鼻子笑道:“老大,你带我上来这里。该不是想把我重新招回去吧?”
  苏珊白一眼嗔怪地道,接着她在旁边提出一个箱子来说道:“没错,我是准备把你招回我们队里。然后让你继续为国家服务。你愿意吗?”
  说完苏珊就把手上的箱子打开,箱子里面有一把银色的手枪,还有一个绿色的证书。两样东西都是陈欢之前的,现在苏珊还保存着。
  陈欢看见自已的东西,他有点迟疑。
  如果一年前被开除那时,苏珊这样问,陈欢绝对无条件再加入,然后为国献身。
  可是历经五星级监狱的一年,陈欢也学会了很多东西。在监狱里面,陈欢听得最多的一句话就是,如果有机会的话,宁愿做一个普通人,然后普通地过日子。
  绝对不会做超级黑客,做金融鬼才这种轰天动地的事情。
  他们是没有机会,可陈欢却有一个机会摆在面前。
  做一个普通的人,还是变回以前那个为国家而战的男人?
  “陈欢。怎么了?你不是一直很希望能回来吗?兄弟们都很希望你能回来,跟他们一起并肩作战。”苏珊看出陈欢的迟疑,她带点动情地说道。
  陈欢慢慢地伸出手来,他慢慢地抚摸着箱子里面,银色的手枪,还有专属的绿色证件。
  苏珊露出点笑容,陈欢还是念旧。要是陈欢回来的话,她们所执行的任务,危险指数都大为降低。
  啪!
  苏珊还没想完,陈欢重重地把箱子合上,苏珊表情一阵诧异。
  “老大,对不起了。我想清楚了。我想做回一个普通人。”陈欢深思熟虑后,带点沉稳的语气说道。
  苏珊嘴巴一阵苦涩升起。
  她从来没有考虑过得到的是这个回答。
  “陈欢,你是我们队的王牌,你是国家的NO1。我们没了你不行,国家没了你不行。因为你是最强的。”苏珊带点激动地说道:“陈欢,你不是因为国家开除你出去,你记恨国家吧。”
  别人要离开,苏珊绝对不会有半句挽留。
  可偏偏眼前这个男人,苏珊舍不得。
  因为有他在,那就没有完成不了的任务。他的离开,绝对是国家一大损失来的。
  要不是,国家也不会从千里之外,抽调自已回来,接他出狱。
  简单点来说,没了陈欢是一件很严重的事。
  苏珊有点怀疑一年前组织关陈欢进来禁色,是不是重大的错误。这次回去,上头肯定后悔到死。
  陈欢听完苦笑下。
  他是不舍,可是他去意已决,他想趁这个机会,变回一个普通的人,然后完成一件,一直埋在自已心底下的事情。
  “老大,我不是记恨于国家。而是我想做回一个普通的男人。”陈欢自嘲地笑道:“可能我想清楚。以前杀戮和杀伐,我累了。能出来,我就不愿回去了。”
  说完陈欢不禁有几番唏嘘。
  经过五星级监狱,陈欢才明白,做个普通人是件奢侈的事情。
  “你想清楚了?”苏珊做最后的挽留。
  “老大,你应该还记得我的资料吧。十三年前的事情。你还记得吧?”
  苏珊点点头。她轻声问道:“难道你还没忘记吗?”
  “没。我想回去查清楚,当年那场让我失去双亲的车祸。我想将凶手绳之于法。”陈欢坚定地道。
  十三年前,陈欢原本还是个初中生,一家三口幸福无比。岂料有一天祸从天降,一场轻祸夺掉陈欢的双亲。
  当时举目无亲的陈欢,被组织招入门下。
  十三年过去了,陈欢成为组织里最强的王牌。
  可他内心深处,对那场车祸还是念念不忘。
  陈欢觉得正好借这个机会,凭着自已的能力回去查清楚。
  苏珊深呼吸一口问道:“你决定好了吗?”
  “决定好了。”陈欢坚定地说道:“我要做一个普通的人。”
  苏珊定眼地望着陈欢,她幽幽地叹口气。陈欢这种人,国家都拿他没办法。
  第二章 找个美女去去晦气
  “让你回去,你做不回普通男人。说不定很快就被人当成流氓给捉走了呢。”苏珊轻笑下。
  “那我也得做一个普通的流氓。”陈欢心中一松。
  如果苏珊坚持要自已回去的话,陈欢还是会看在和苏珊的关系上面,硬着头皮回去帮忙,还好苏珊没有坚持。
  苏珊没说什么,而是在箱子里面拿出个绿色证件丢给陈欢。
  “呐,给你。如果你耍流氓给捉的话。你就拿出来给别人看。当然你想回来,国家随时欢迎你。”苏珊眼里对陈欢充满关怀。
  陈欢不在一年,她都寂寞了很久,陈欢离开的话,她都不知要空虚多久。
  陈欢拿着这个证件,他知道这件证件的作用。
  他没有推迟,而是把证件装好,然后向苏珊敬了一个军礼笑道:“老大,我向你保证,二十四小时脑海里装着你。”
  “滚吧。”
  苏珊打开车门向陈欢怒道。
  苏珊冷哼下,然后重重地关车门。
  “老大,老大,老大开门,我有点事跟我说。”
  此时外面的陈欢敲着车门喊着。
  “什么事?”苏珊冷着脸把车门打开。
  陈欢对着苏珊嘿嘿一笑道:“老大,借我点钱,我现在可是身上一点钱都没有的。”
  苏珊听完后脸色一沉,然后怒喊一声:“滚!”
  接着就重重把车门关上。
  陈欢摸摸有点发痛的额头,看着吉普车远离。他轻轻笑下,然后捡起苏珊最后丢来砸中自已额头的东西。
  一团钱,足足有五百块。
  难怪丢得那么痛呢,陈欢把手里的钱抚平。
  把钱装好,直看到吉普完全消失,陈欢才对着吉普车的背影挥挥手带点苦涩地说道:“再见了。”
  下一秒陈欢的脸上浮起得意地笑容。
  终于能做一个普通的人就算做不了普通的男人,做一个普通的流氓都好。
  想着,陈欢就得意地哼起一曲不成调子的歌。
  金阳酒吧,是全G市最多美女的酒吧,自然也是消费最贵的酒吧。
  陈欢把法拉利的钥匙往吧台一丢就点了一支八十块的啤酒,然后慢慢地坐在吧台上面,等着美女上门。
  五百块钱,用了380块买了一张明天回南海的机票,用了10块吃个快餐。还有30块买了这条法拉利车假钥匙,其它80块就买了手上这瓶啤酒了。
  身上一分钱都没有,所以陈欢今晚的目标就是,找一个美女救济自己。
  当然,陈欢对自已的方法还是有信心。
  法拉利钥匙一放,肯定有拜金的美女上前搭讪,到时候讨得美女欢心,什么都有了。
  喝完酒出去后就找个借口,喝酒不开车来,钱包忘记带了,美女见到你有法拉利自然会讨好你,为吊金龟婿也很爽快把所有单都结了。
  这招是陈欢一年前的独创,屡试不爽。
  法拉利车的钥匙,最贵的啤酒,再加上一个帅得掉渣又像浪子般的男人,陈欢坚信今晚自已必定是全酒吧最抢手的男人。
  陈欢还在YY的时候,他发现问题来了,自已都坐了一个多小时,手里的啤酒很省着喝,可都喝完了,就是没有一个美女上来搭讪。并且之前有不少美女经过,都好像绕过自已走。
  不对劲啊,莫非自已不够帅吗?
  陈欢摸摸自已的脸庞,自言自语说道:“怎么会呢。当年还有女人说自已鼻子像刘德华,眼睛像梁朝伟,嘴巴像张学友的呢。”
  悻悻地把最后一口啤酒喝完,陈欢认为一年不出来混,女人都变得含蓄了,接下来要等自已主动一点才可以。陈欢可不想今晚睡天桥底。
  “帅哥,你这里有人坐吗?”
  陈欢刚想完,他就感觉肩膀被人拍了一下,身边就坐了多了一个人。
  有戏!陈欢脸上浮起点笑容。
  甩甩头发,陈欢用一个很优雅的姿势拧过头去。
  “哇!”
  想拧过头去看美女的陈欢,不禁惊叫一声。陈欢自认为自已的抗压能力还行,可是见到身边的女人,他就差点把今晚的快餐全都吐出来。
  四十多岁的女人,脸上都有几道皱纹,偏偏脸上的妆还化得极厚,还差点就可以喊她去非洲进行人道主义,送面粉去的。
  特别是还画着两条像香肠一样红的嘴唇,浓妆艳抹,笑起来眼睛边的鱼尾纹全都浮现。
  “喂,你难道没见到我这里坐着一个人吗?”陈欢不好气地向那老女人说道。
  陈欢心底直说,难看不是你的错啊,但还出来吓人你就不对了。
  真的是完全浪费表情。
  浓妆女人搭上陈欢肩膀得意一笑道:“帅哥,你真会说笑话呢。这里那有人呢。怎么样,我请你喝一杯?”
  陈欢被搭着鸡皮疙瘩都冒起来,虽然说坐监一年多,母猪赛貂蝉。可陈欢也不会跟丑女人浪费表情。
  “不是人,是鬼。难道你没看吗?”陈欢强忍着恶心。
  “咯咯,咯咯。这里那么多人,那里有鬼呢?帅哥,你真会说笑呢。”浓妆女人掩嘴咯咯笑道。
  陈欢算是明白了,漂亮的女人无论做什么都是可取。难看的女人无论多可爱的动作,都是可恶。
  “你拿镜子照下。不就能看到鬼咯。”陈欢照直回答着。
  “什么?”浓妆女人整个脸马上沉下来,整个脸上的皱纹全都显露出来,两眼迸发出浓浓的杀气。“臭小子,别以为你拿个车钥匙来骗人,别人就不知道。老娘是可怜可怜你,哼!这种招数早就过时了。”
  浓妆女人沉着脸走开,陈欢才拍着胸口说道:“好险,好险。差点给鬼缠了。”
  想等美女来搭讪,陈欢想不到遇上这种极品货色。
  “先生,你还要加酒吗?”
  此时酒保见陈欢没酒多时,他好心提醒着。
  “不用了。我再坐坐就走了。”陈欢摸摸囊中羞涩的口袋。现在口袋里连买一瓶矿泉水的钱都没有。
  “帅哥,我说你还想等美女搭讪的话。我想就免了吧。”酒保好心提醒着陈欢。
  “为什么呢?”陈欢不解。
  “因为用名车钥匙来骗美女的招数。已经在大半年前过时了。现在不会有信这东西的了。”酒保带点轻视说道:“目前这样的泡妞招数早就过时了。”
  “呃……”陈欢还是不明白。遥想当年,自已靠这招,还没失手过呢。怎么会过时呢?
  酒保终于看清楚陈欢是来酒吧混水摸鱼的人,不过他看在陈欢点了一瓶最贵啤酒的份上,他认真地解释起来。
  “大概是一年多前,这酒吧也出名一位泡妞高手。他每晚都拿着不同名车的钥匙出现。一个月连续25天晚上,那人都能勾搭一个美女。到至今为止,他的记录未从有人破过。”酒保带点崇拜的眼神说道:“可是我当时不在这里做酒保。见不到那个高人的真貌。”
  酒保说完,陈欢就明白他说谁了。
  “这有什么牛的。”陈欢不以为然地说着。“不过别人怎么知道这种方法的?”
  “你有所不知。这个高人的记录不止于此,真正牛的是。某一天,有十几个女人同时回来等他。她们一交流之下。才知道那高人,才真正是高人。”酒保用崇拜的语气说道:“原来他就用一条名车的钥匙骗美女。十几个女人讨论起来,这种方法就传开。所以说后来美女们见到名车钥匙都不感冒。”
  陈欢得意地笑笑,想不到自已的绝技被人透露出去。难怪今晚一个成功不了。
  之前陈欢不是没钱,而是陈欢喜欢上用拜金女的钱那种贱贱的感觉。
  因为只有这样,才符合自已的宗旨呢。
  “那算了。”陈欢把假的法拉利钥匙一丢。然后往酒吧门外走去。
  酒保轻叹口气:“不知这辈子再能不能目睹这样的泡妞高手呢。极品啊,简直是所有男人的偶像。”
  出到酒吧,陈欢才明白,什么叫报应啊。
  当年潇洒无限,现在却是被美女们轻视。看来今晚注定要睡一晚天桥了,陈欢轻叹着。
  无奈啊,当年国家发的钱,陈欢都挥霍光。还想着今晚有机会,勾搭一美女的呢。
  “啊!你们想干什么?放手!”
  在这时,酒吧前的停车场,响起一把尖叫的女声。
  陈欢耳朵竖直,脸上露出点笑意来,看来今晚不睡天桥了。
  酒吧无论是里面还是外面,流氓调戏美女都是屡见不鲜的事情。
  有实力敢在酒吧闹事的,那就在酒吧里面调戏。
  没实力的,只能在酒吧外面调戏了。
  “你们要干嘛。马上放开我,再不放开,我就报警的了。”
  停车场里面女人的声音显得越加急促。
  这个时候多数人还在酒吧里,就算有人在停车场也没有理会这种闲事。
  陈欢朝着声音发出的声音,慢慢走过去。
  一台面包车面前,陈欢见到一个穿着白衣黑裙的女子,被两个混混扯着手臂。而旁边两个小混混则是站在一旁大笑着。
  随着步伐的走近,陈欢逐渐的看清了对方的面容。
  鹅蛋型的脸庞、柳叶似的细眉,樱桃小口,鼻若悬胆。
  那一双会说话的眼睛,更是顾盼生辉,双眸清澈却又朦胧,水汪汪的,黑白分明,流露出聪慧、配上长长的睫毛,大有一瞥勾人魂、再瞥夺人魄的魅力。
  长得这么漂亮,难怪别人专门在停车场拦她呢。
  “喂,哥们几个。现在都没到十二点。你们这么快开始,是不是急了点呢?”陈欢摇着手笑着走近:“虽然我知道你们是四个人,可是你们四个人加起来顶多一个小时。也不用那么急啊。”
  第三章 野性的召唤
  说着陈欢已经走近几个人面前。
  “先生,救我。”白衣女人见到陈欢,她连忙喊道。
  可她才喊一声,嘴巴马上被一个混混的大手捂得死实。她再喊不出来,只能用希望的眼光盯着陈欢。
  “小子,你不是准备出来英雄救美吧?呸!”旁边一个站着长得有点胖的混混拦到陈欢中间轻蔑地说道。
  “对啊。小子,没实力别学人家英雄救美。要不我们打得你成狗熊助兴就不好。”另外一个长着尖嘴猴腮有瘦子瞪着陈欢冷道。
  “小子,滚动回去喝你的马尿吧。”
  说着四个混混邪邪地笑着,看来这种事情,他们没少做。肯定是捉女的回去,弄点摇头丸之类的,弄到她们神智不清的,玩完后她们可能连人都认不得呢。再严重点的还可能精神崩溃变成神经病。而他们四个则是继续逍遥法外。
  “嘿,都什么年代了。还英雄救美多没意思呢?”陈欢对着四个混混轻笑着。同时心里暗付着,怎么混混一代不如一代呢。四个人都长得人模狗样。
  被捂着嘴的女人,听到陈欢不是来帮忙。她眼里露出一阵失望,身体越加挣扎着。可无奈的是,她斗不过两个男人。
  “我看也不像。就你这狗样,做狗熊还差不多。英雄还真的差远点。”胖子混混笑道:“可能我把裤衩外穿还像英雄多点呢。”
  “喂,你不想做英雄救美,你来这里干什么?”瘦子的则是警惕地望着陈欢问道。
  陈欢身子看着不是很壮,而且穿衣还有点土,他们没觉得陈欢有什么威胁,但都预防他打电话报警之类的。
  “恩,我是来跟这位美女谈下生意。不知几位哥们,能不能借一分钟给我呢?”陈欢伸出一根手指比划着:“仅需一分钟。如果生意谈不拢的话,我自动消失。不打扰几位哥哥的雅兴。怎么样?”
  在陈欢的脑海里,还没有英雄救美这回事,这种情节太烂了,他有的,只有等价交换。要回报,必须要付出。尽管你是美女,但也必须要。
  “大哥,怎么样?”胖子转头望着身旁的瘦子问道。
  就瘦子这模样还能当大哥,这四个混混素质太差了。
  瘦子上下打量陈欢一下,自已有四个人,他想着陈欢还真做不出什么东西。
  “好。给一分钟时间你。”瘦子掂量下说道:“不管谈不谈得拢。你都给我滚。”
  瘦子说完就让开一条路让陈欢通过,接着又和胖子包抄回来。前后都有人,把陈欢包得严实。
  “阿狗,放开那女的嘴巴。”陈欢身后的瘦子命令说道。
  “救我。”
  美女嘴巴被松下。她满带哀求对着陈欢喊道,陈欢是她唯一的希望,如果陈欢不帮她的话,她真的绝望。喊完嘴巴再次被人捂住。
  “美女,别吵。我们谈笔生意。”陈欢笑道。“其实还真是一笔生意。“
  沈雨惜两眼一黑,她快死的心都有,那有心情跟面前这个陌生人谈什么生意呢?
  陈欢不理会对方答不答应他就笑道:“美女,你听着。只要你答应我,今晚包我吃的,包我住的,明天还包我早餐。那么我马上救你。如果你答应的话,你就眨下眼睛吧。”
  “哈哈,哈哈,小子这就是你要谈的生意啊?”
  “哈哈!”
  陈欢说完,旁边几个混混得意忘形地狂笑着。
  沈雨惜死的念头都有。她还以为能遇到救自已的人,没想到的是遇上一个神经病。都这种危急时刻,还跟自已谈这种完全让人捉摸不清头脑的要求。
  谈生意?这算是一盘生意吗?再怎么说都是一场英雄救美吧。
  “美女,怎么样?答应的话就眨下眼。”陈欢不理会旁边人的笑意,而是认真地向沈雨惜问道。
  陈欢自认可不是英雄,救了美不求回报。
  陈欢的认真执着更惹得几个混混放声大笑,沈雨惜不管那么多,只有死马当活马医,她咬咬牙对着陈欢狂眨眼。
  沈雨惜眨眼,陈欢身形一动,直袭捂着沈雨惜嘴巴那混混。
  那混混还没反应过来,手腕已经被陈欢锁住,轻轻一扭,咯嚓一声清脆的骨头断声。
  接着那混混整个人惨叫一声就倒下地。倒地还没来得及挣扎,陈欢的大脚就跟了上来,脚尖往混混的脖子一挑。
  啊!
  混混被撞一下,立马窒息地晕倒过去。
  陈欢把沈雨惜一扯,扯到自已身后,脚法快速使起,高高一抬,往下一踩。
  没有人能想像陈欢的脚能抬到那么高,那混混完全是整个脸被陈欢踩着,然后整个人就往下倒了。
  咔!
  混混整个脸被踩得朝地。
  他幸运得多,还没得喊就直接痛晕过去。但陈欢这一脚都足够暴力,那混混的脸上全是血,看来毁容是少不了的。
  “靠,抄家伙。这小子有两下子。”
  在陈欢身后的胖子和瘦子才回过神,瘦子怒吼着。
  但问题已经迟了。
  陈欢的身影已经到两人面前。对着两人轻轻笑道:“对不起了。我不是英雄,我是流氓。”
  说完陈欢伸出手来,一手一个揪住他的头,往前一冲。
  嘭!
  “啊——”胖子和瘦子头部撞到车门上,发出一声巨响外,两人还凄厉地惨叫着。
  陈欢却轻轻一笑,顺着两人的手,把两人的手一拖,反手一托。
  卡嚓,两人的手腕马上脱臼。
  “怎么样,这才喊流氓呢。你们也敢称流氓吗?太掉价了。”陈欢嘴角上浮现出点冷笑。
  刹间陈欢眼里露出点暴戾的气息。
  “老子是流氓,不是英雄看清楚点。“陈欢提着两人的脑袋再往车门猛力冲撞。
  哐!
  巨响升起,胖子和瘦子都同时痛晕过去。
  电光火石间解决四个人。
  沈雨惜有点不敢相信地盯着陈欢,秀眸瞪得老大。陈欢的速度太快,她都没反应过来。她眼里的陈欢已经不是神经病,而是一名不扣不折的绝世高手。
  局势变化太快,她还没有醒悟过来,看着目瞪口呆,还有点发愣的。
  “慢了五秒钟。以前三十秒就解决得掉。”陈欢不顾沈雨惜惊讶的眼神,拍拍手掌叹息道:“果然,老了,不中用了。”
  沈雨惜嘟嘟嘴,这样还慢?
  这样子都变态了,莫非眼前这个人,以前更变态?
  “美女,我的名字叫陈欢。不知芳姓大名呢?对了,我们今晚睡那里,我肚子饿了,你能带我去吃点东西吗?当然有点红酒最好,恩,要不是的话,啤酒我也不介意。”
  陈欢转过身来对着还在发愣的沈雨惜笑道。
  沈雨惜听完有点目瞪口呆,前半句自我介绍和问名字,陈欢都有点英雄气概。问题是加上后面那句话就显得不伦不类。
  沈雨惜倍感无奈,她信心大受打击,想必陈欢真的不是冲着自已的美貌来英雄救美。而是冲着包吃包住包早餐而来。
  这个打击,对自已美貌一向有信心的沈雨惜打击挺大。
  “我叫沈雨惜。跟我走吧。”
  沈雨惜失望地跺跺脚,带点闷气向陈欢嗔道。
  我都没郁闷,你倒郁闷了呢。我都还没提出要你陪睡的份上呢。就包吃包住,很简单的要求啊。
  陈欢摸摸鼻子无耻地一笑,然后快步跟上沈雨惜。
  沈雨惜很矛盾,矛盾得很,她去酒吧真的想去找个男生发生点交集。
  无奈的是她在酒吧等了一晚,都没有一个合适,再加上她意志不够坚决,矛盾心情之下,她最后还是选择离开酒吧。
  岂料她早在酒吧内被人盯上,出到酒吧马上被几个混混围着。当时沈雨惜心想着,肯定完了。
  在危急情况之下,陈欢突然出现,整个事情都峰回路转,沈雨惜当时还以为陈欢是上天派来救自已的英雄。再说陈欢的形象,勉强符合自已要求。
  但矛盾的东西又来,陈欢不是冲着她漂亮而过来英雄救美,而是冲着让她包吃包住才动手。
  自已难道就这么没魅力吗?
  浴室里披着浴袍出来的沈雨惜有点赌气成份。
  让沈雨惜失望的是,她出到浴室时,陈欢趁她洗澡时间订了四五个大套餐上来。现在陈欢正对着套餐狼吞虎咽,好像几辈子没吃过食物般。
  陈欢正专心对付着食物,连沈雨惜半眼都没有看,沈雨惜感觉到自已的美貌受到挑战。
  他肯定是没看到自已。要是看到,他绝对不会再吃东西。沈雨惜在安慰着自已。
  “陈欢,不好意思了。这个时候这酒店的房间都满了,今晚要你跟我睡这个房间。真的不好意思咯。”沈雨惜声音柔美地笑道。她的目的就是要引起陈欢的注意,证明自已的吸引力。
  “没事。今晚让你睡沙发还真的不好意思呢。”
  陈欢咽下一口食物,扫沈雨惜一眼,无耻地笑笑,然后自已倒了一杯红酒干掉,接着继续征服着桌子上面的食物。
  真的只扫一眼,并且陈欢还很无耻地说着让自已睡沙发,沈雨惜感觉胸口一闷。
  天啊,这个到底是不是男人来的?
  一个如花似玉的大美女,他不看一眼也就算。可竟然他还可以无耻地说着,让自已睡沙发。没点绅士风度,没点男士精神。
  要不是看在你历害的份上,还真的把你赶出去呢。沈雨惜心中直骂着。
  “对了。你可以跟我一起睡。我不介意。”陈欢抬头对沈雨惜笑道。
  沈雨惜一气,心中所有憧憬都随之破灭。
  她还想着有个专门救自已的英雄不求回报,没想到遇上陈欢这种极品。
  见到沈雨惜白眼瞪着自已,陈欢自讨无趣地说道:“你放心吧。我不会对你有任何想法。那种禽兽的行为,我是做不出来。”
  陈欢那语气中,似乎沈雨惜跟一头母猪没有任何区别。
  沈雨惜冷哼下,把头拧到窗外。太受打击,沈雨惜心中已经在滴着血。
  再怎么说,追自已的男人都可以变成加强连。这个男人,竟然把自已当成母猪看待,沈雨惜真恨不得咬掉他身上一块肉来泄愤。
  沈雨惜别过脸,陈欢则是继续对着桌子上面的食物歼灭起来。
  在监狱里面,虽然伙食好,问题是没有美女看。
  成不了秀色可餐,现在一边有美女欣赏,一边有美食吃,这对陈欢来说世间最幸福的事情,莫过于此。
  “呼——饱了。”
  过了半小时,陈欢终于发出满足的声音。
  沈雨惜转头看着,她差点吓了一跳,五份套餐,三瓶红酒,全部消失不见。她开始还怀疑,陈欢点那么多是不是故意浪费自已钱,现在她相信了。
  陈欢上辈子绝对是头猪。
  沈雨惜美眸瞪得大大地盯着陈欢。
  她心底对陈欢有点想法,以往的男人,在自已面前,都很绅士,并且都表现得客客气气。
  反正是陈欢这种真实感,对沈雨惜冲击很大。
  见习惯了虚假,沈雨惜开始有点喜欢陈欢这种真实。
  沈雨惜两眼正盯着陈欢发愣,陈欢却慢慢站起来,微笑地脱着衣服。
  “你要干什么?”沈雨惜神色慌张地问道。
  陈欢邪邪一笑道:“吃饱了,你说我想干什么呢?”
  沈雨惜吓得紧忙拽过被子盖住自己的身体,又往床上缩了缩,而此时陈欢已经把上衣脱掉,朝沈雨惜走去。
  “你!你!你别过来!我会喊的!”沈雨惜惊慌失措的说道。
  第四章 逆推
  沈雨惜拿着枕头捂紧自已的身体,她俏美的脸蛋上面,已经变得有点苍白。她知道,要是陈欢强硬来的话,她是阻止不了。
  问题是自已还没做好准备呢。
  沈雨惜捂得死实死实,谁料陈欢走到床前,抽出一条浴巾,然后用点鄙视的眼神看沈雨惜一眼。
  “喂,女人你想多了吧?我都说过,我对你没兴趣。我是说吃饱后,要洗澡睡觉。你用不上那么激动吧。“
  说完陈欢拿着浴巾就笑着走进浴室。
  沈雨惜目瞪口呆地看着陈欢走进浴室,她有点惊呆。这下子打击,还真的大了,对她沈大小姐来说,绝对的大。
  想着陈欢那鄙视的眼神,不屑的语气,沈雨惜真有撞墙的冲动。再怎么说,自已都是美女一枚,你怎么都得给点面子吧?
  泄气的沈雨惜在床上,拿着枕头,当成陈欢在胡乱地打着。
  能有男人将自已轻视成这个地步。沈雨惜自信心大受打击。
  陈欢很快洗完澡出来,他出到浴室时,发现房间的灯已经关掉。
  陈欢借着浴室里射出来的微弱灯光,他还是能觉察到沈雨惜躺在床上。
  沈雨惜早就想好。开始还想着报答陈欢救命之恩,让他睡床又何妨。无奈的是,陈欢让她很不爽。所以她就装着在床上睡着,她就不相信陈欢敢乱来。
  沈雨惜这点小心思,陈欢那里看不出来呢。
  陈欢嘿嘿一笑,然后快速跃到床上。
  “恩~”
  沈雨惜想不到陈欢还真的敢。
  “陈欢,你没见到我在床上吗?”沈雨惜娇嗔一声。
  “恩。你在床上关我什么事?反正我对你没兴趣。我只想睡觉。”陈欢把被子一扯。
  被子被扯掉,沈雨惜感觉身上一冷。
  “喂,陈欢你是不是男人?”沈雨惜急了。
  “我是不是男人,你来验验不就知道咯。”
  分开后,陈欢警告着沈雨惜。
  “你说是禽兽是吧。”沈雨惜再气。“那好,老娘就禽兽给你看!”
  沈雨惜怒吼完,就翻身扯掉陈欢的被子。
  生气的沈雨惜顾不上那么多,反正她今晚都做好要报复那个人的准备了,干脆就做一次女禽兽,把这可恶的男人推倒算了……
  陈欢诧异的看着沈雨惜,接着浴室微弱的灯光他看到了沈雨惜那傲人的身材,饱满高耸的双峰婷婷玉立,平坦的小腹光滑洁白,陈欢立刻就有反应。
  沈雨惜此刻的姿势很是羞耻,她是跨坐在陈欢身上的。
  “你来真的?小心玩火自焚!”陈欢提醒着沈雨惜。
  “哼!那就让你见识见识本姑娘的魅力。”沈雨惜吐着兰气回道。
  “看我是怎么把你吃掉的!”说完,沈雨惜就坐了下去。
  “啊!好痛!”
  一滴眼泪从沈雨惜的眼角滑落。
  房间中的温度在上升,纸鸢的啼叫响起,一抹嫣红悄然绽放,喘息声和呻吟越演越烈……
  翌日,陈欢为了赶八点钟的飞机,他七点就自动醒过来。
  醒过来后,陈欢发现沈雨惜死死地缠抱着自已,睡得死实。
  把沉睡中沈雨惜缠上的手脚轻轻弄开,沈雨惜累得只是嗒吧下嘴巴,眼也不睁,转过身,盖过被子又睡过去。此时的沈雨惜还是显得十分可爱。有几分小女人的问题。
  陈欢看着沈雨惜,她肯定遇上什么事情才会失去理智。
  可今天要赶回去南海的陈欢顾不上那么多。他进浴室洗了个澡找回昨天的衣服穿好。
  所有问题都解决后。陈欢发现还差点东西。
  自已身上好像连坐公车的钱都没有,更别说打的去机场坐飞机。
  陈欢扫视下房间,他发现沈雨惜的名牌包包,放在书桌上面。
  一分钱难倒汉子,陈欢咬牙轻想下,反正以后都不会见到沈雨惜,并且昨晚说好包早餐的,今天早餐就不吃了,拿点钱坐车吧。
  走到书桌前,陈欢不小心碰了沈雨惜手提电脑的鼠标,没关机的手提电脑马上亮了起来。
  陈欢看了一眼,屏幕上面开着java软件,明显沈雨惜在之前调试着这段程序代码,调试结果是这软件有一百多个代码错误。
  猎奇心重的陈欢,快速地看了一眼。很快他就找问题所在。
  这软件还是编写得不错,导致一百多个代码出现问题的原因,是由于一个不明显的BUG。并且这个BUG很少人能解决得了。可是这并难不到陈欢,他在监狱里面跟顶尖黑客学过这种东西。
  陈欢动手删除两行代码,然后补回几个指令。再调试一次,所有错误都完全消失,软件正常运行。
  陈欢有点满意自已在监狱里面的学习成果。
  “恩,女人啊,幸好你遇上我这种高手,刚好学会这门技术。要不是的话,多历害的高手,都做不了那么完美。”陈欢有点自鸣得意地说着。因为解决这个技术难题,要跟之中的逻辑思维相反才行,但很多的程序人员,都会困死在自已的逻辑之中。
  帮沈雨惜解决一个这么重要的问题,陈欢觉得十分心安理得,如果不是顶尖高手,要解决这个问题的话,费上再多时间都解决不了。
  看着时间差不多,陈欢在沈雨惜的包包里拿出钱包,接着掏出几张老人头。本来拿着钱就想转身走着的,不过陈欢见到睡在床上的沈雨惜,他觉得有必要交待一下。他拿过书桌上面的纸笔,写了几句话。然后压在沈雨惜的包包里面。
  办完所有东西后。陈欢才离开。
  中午十二点的时候,沈雨惜才在美梦中醒来,她环扫一下房间,陈欢已经不在。
  她心里突然有点失落,可同时都有点庆幸,避免了醒来后两人面对的尴尬。
  沈雨惜的想法跟陈欢同样,反正以后都不会再见面。
  为了报复一段自已不喜欢的关系婚姻,而这样做,以报复自已未来老公。
  想着沈雨惜不禁有点发呆起来。
  沈雨惜还在发呆着,她的手机突然响起来,突然响起的铃声,吓得在床上的沈雨惜打了个激灵。她赶紧拿过床头柜的手机一看。
  看着来电显示,沈雨惜脸上的表情浮起几分促狭。
  调理了一下情绪,沈雨惜露出一个尽量平静的笑容,她才接通电话。
  第五章 沈雨惜的来电
  “亲爱的,有没有想我啊?”沈雨惜对着电话甜甜笑道。
  “你这个大懒猪。肯定又睡到现在才起吧。这么迟接我电话,那么不用说了。你肯定没听我的吩咐,喊你去帮我找那个电脑高手解决那软件问题,你肯定也没去找是吧。”沈雨惜打完招呼,电话那边就响起一把气匆匆的女声。
  沈雨惜被呵斥着吐吐舌头,接着她用嬉笑的语气说道:“丽丽啊,你也别急嘛。那个高手约不到,顶多我今天不回去。明天再去找他。行不行?”
  沈雨惜边说着边扯着浴袍穿上,拿着电话就走到书桌前面。
  “雨惜啊。你以为那电脑高手那么容易约的吗?你又不知道我那个软件问题,那重大漏洞我可是找了多少人都解决不了。包括我想了一个月都想不出来。这次这么难得,他肯答应五万块出现解决。你居然错过机会。哎呀,要是知道这样。我就放下手上的项目,自已亲自去了”
  “啊”
  电话那边没说完,沈雨惜就响起一声尖叫声。
  “雨惜,怎么了?是不是发生什么事情了?要不要报警?”电话那边紧张地问道。
  这边的沈雨惜用不敢相信的眼神盯着电脑屏幕,她用不相信的语气惊叹地说道:“软件可以正常运行。代码错误的问题完全解决。”
  “什么?”这下到电话那边的女声被震惊到。“解决了?”
  “恩,解决了。”沈雨惜再把软件运行一次。完美得很,软件检查不出任何的问题。
  “雨惜,这个软件的代码错误。我想了那么久都没想到呢。你到底找谁做的?那么强?介绍我认识。”电话那边充满了惊喜的声音。
  困扰她们那么久的问题,终于得到解决。这个问题绝对值得她去高兴。
  “这个。丽丽,我还是不跟你说了。”
  “喂,喂,你不是这样吧。找到那么强的男人都不介绍,你是不是朋……”
  那边话还没说完,沈雨惜就把电话挂掉。这件事震撼太大,沈雨惜不顾什么朋不朋友的问题。
  沈雨惜带点木然坐在书桌前,她再调试一下,发现这软件变得完全完美。没有半分漏洞可言。毫不夸张地说,这软件修改之后,是完美的。
  让沈雨惜更加震惊的是,她虽然不熟悉电脑代码,可她还是看得出代码修改时间。
  从第一句代码被删,到后面的代码建立。整个过程,仅仅过了五分钟就完成了。
  也就是说,陈欢用了五分钟,解决了别人整个公司用了二个月都解决不了的技术难点。这个问题可是连自已好友唐丽丽这种编程高手都解决不了的。
  让他五分钟解决掉。
  沈雨惜感觉到深深的震惊,内心无比的震撼。沈雨惜明白这个软件代码的困难程度。那种技术高度,可能全国仅有几个人能解决得了。但偏偏让自已遇上。
  沈雨惜发现自已没办法用语言去形容陈欢。
  功夫厉害是不用说,编程却达到顶尖高手的地步。
  沈雨惜想着,身体有点发软,她开始有点不敢相信陈欢到底是一个怎么样的人。
  但是沈雨惜想着陈欢的厉害,她都不禁为之折服,深深地折服。这辈子第一次见过那么厉害的男人。
  沈雨惜从内心的震撼清醒过来,她开始觉得,自已有点配不起陈欢这种极品男人。也难怪他会看不起自已呢。
  想着沈雨惜赶紧拿过自已的包包,想找镜子出来看看,难道自已真的不够美?吸引不到陈欢这种极品男人?
  翻查包包时,篇幅有限 关注徽信公众号[雪影小说] 回复数字34, 继续阅读高潮不断!沈雨惜发现了陈欢写的那张纸条。沈雨惜以为是陈欢对自已依依不舍,留下联系电话或者地址之类,不管以后有没有联系,沈雨惜都觉得有点成就感。
  问题是沈雨惜看到纸条上面的字,她快疯掉。纸条上面是如此写着。
  女人,昨晚说好包早餐的,没包。再加上昨天你欺负我,我拿你五百块刚刚好。
  沈雨惜拿出钱包一看。果真是少了五百块。
  钱不是问题,而是陈欢话里面的问题,沈雨惜感觉到无比的捉狂,快到疯掉的地步。
  天啊,那家伙得了便宜还卖乖!
  前一分钟沈雨惜还认为陈欢是极品的好男人,她现在终于承认,陈欢是极品流氓,无耻的流氓。
  “让你丫调戏我。”沈雨惜拿着纸条发泄地狂撕着:“死男人,臭男人,别让老娘在南海见到你,见到你非弄死你不可。”
  “啊!”
  沈雨惜发怒完后,她就拿起电话打回给好友,电话一接通她就对着电话怒吼道。
  “丽丽,我跟人睡了,还用了五百块。”
  差不多中午一点多的时候,陈欢就到南海市。但从中午开始,陈欢都是打着喷嚏,陈欢也想不明白到底是谁想着自已。到南海市后,陈欢想着自已那老屋都十多年没有人回去。篇幅有限 关注徽信公众号[雪影小说] 回复数字34, 继续阅读高潮不断!家里的东西肯定都用不上。一想之下,陈欢就买了张席子和被子还有个水桶。简单地购点东西才回去。这样一弄,时间也到了下午三点。南海市没有海,不过有一条河流直通向海,所以整个城市围着河而建,分别分成河东河西。
  河东是新建的城区,河西则是旧城区。一般没钱的老居民和工厂全都分布在老城区这边。再加上河东有大量的地,政府并不需要花大成本来拆掉河西重建。
正在载入中……
提示:提供的最新影音先锋资源和av天堂网电影均系收集于互联网,本网站只提供web页面服务,并不提供影片资源存储,也不参与录制、上传! 免责申明
本站所有视频均来自互联网收集而来,版权归原创者所有,如果收录的先锋影音avtt天堂网电影天堂侵犯了你的权益,请通知我们,我们会及时删除侵权内容,谢谢合作!
警告:我们立足于美利坚合众国,对全球海外华人服务,受北美法律保护。本站不允许任何中国大陆人士进入,否则后果自负!